米乐|官方app 022-914659996
米乐: 「深度」赵明昊:新冠肺炎疫情与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深化(上)
本文摘要:盘古智库 赵明昊 盘古智库 9月26日本文约莫9500字,读完约21分钟“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和中美两国带来显著打击,并在很大水平上致使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更趋深化。特朗普政府使用疫情因素进一步推动在华西方企业从中国撤出,以构建“经济繁荣网络”为抓手,以实现全球经贸体系与中国的深度剥离为目的,打造排挤中国的国际经贸阵营。

米乐

盘古智库 赵明昊 盘古智库 9月26日本文约莫9500字,读完约21分钟“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和中美两国带来显著打击,并在很大水平上致使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更趋深化。特朗普政府使用疫情因素进一步推动在华西方企业从中国撤出,以构建“经济繁荣网络”为抓手,以实现全球经贸体系与中国的深度剥离为目的,打造排挤中国的国际经贸阵营。疫情凸显先进技术对维护国家宁静和经济竞争力的重要性,美国通过强化技术出口管制、调整海内技术研公布局、完善“敏感技术多边行动”机制、打造“同盟创新基础”等方式强化对华“技术冷战”。

美方诬称中国借助疫情与其争夺“全球向导权”,鼎力大举笼络欧洲等盟友和同伴国构建压制中国的国际统一阵线,并力争削弱中国在国际组织和全球治理中的影响力。特朗普政府和美国政界人士炒作“中国病毒”“中国责任”等恶意论调,对华展开“叙事之战”,对中国政治体制举行攻击并将矛头日益瞄准中国共产党,不停激化意识形态层面的分歧和对立。美国使用疫情因素深化对华战略竞争、激化大国冲突反抗的做法受到品评,中国需着眼久远利益、保持战略定力,妥善应对疫情给中美关系带来的深刻打击。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赵明昊,文章泉源于《美国研究》2020年第4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下称“新冠肺炎”)是近百年来人类遭遇的影响规模最广的全球性大盛行病,这一疫情对世界秩序和中美关系也带来了重大影响。

团结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认为,此次疫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类面临的最大危机,将给世界带来更多动荡和冲突。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指出,新冠病毒大盛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连续数代人”。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CFR)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布莱克威尔(Robert D. Blackwill)、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托马斯·赖特(Thomas Wight)称,疫情是世界秩序在已往70多年来面临的最大磨练之一,“疫情给各国政府带来庞大压力,分化了社会,加剧了社会不平等。

它使多国向导人接纳单边主义和民族主义做法,而不是举行协调。它展现了许多国际组织的弱点。

它强化了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无疑,这场疫情对美国带来多方面打击,熏染新冠肺炎以及因之死亡的美国人数量极多,美国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失业率一度凌驾20世纪30年月大萧条时期的水平,美国官员认为此次疫情堪比历史上的“珍珠港袭击”和“9·11”事件。然而,面临疫情打击,特朗普政府非但没有选择与中国展开互助,反而借助疫情因素加大对华施压,从经济、技术、地缘政治、意识形态等方面进一步深化针对中国的战略竞争,甚至较前更具反抗(rivalry)的色彩。

美国战略界人士也高度关注疫情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以及“后疫情世界”国际格式、大国博弈等走向,如新美国宁静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CNAS)专门设立“美国与后疫情世界”项目、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就“疫情时代的中美竞争”问题公布陈诉。前助理国防部部长帮办、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亚洲项目主任亚伯拉罕·丹马克(Abraham Denmark)等人提出美国需要研究“后疫情时期中国战略”的课题。

可以说,疫情已经成为当前影响中美关系以及塑造其未来走向的重要变量,并促动美国战略界就如何应对“中国挑战”展开新一轮辩说。本文试图分析疫情对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影响,探讨美国深化对华战略竞争的若干趋向,并就如何应对疫情对中美关系的打击提出思考和建议。

●一、推动对华经济“脱钩”历程●近年,特朗普政府在“经济宁静就是国家宁静”的战略思维导向之下,在商业、投资等领域不停加大对华施压,以白宫高级照料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为代表的鹰派势力甚至宣扬与中国举行“脱钩”。疫情发生以来,“脱钩”派势力的声音越发突出。《纽约时报》刊文指出,疫情带来的恐慌情绪为特朗普政府内的对华鹰派提供了攻击中国的时机,疫情对全球供应链造成攻击,成为鹰派推动与中国举行更彻底“脱钩”的新依据。应看到,虽然与中国的完全“脱钩”在美国政策界仍存在不少争议,但特朗普政府试图使用此次疫情进一步推动中国与全球供应链工业链的剥离,以构建“经济繁荣网络”(Economic Prosperity Network)为抓手加紧打造排挤中国的国际经贸阵营。

疫情给中国等国经济运动带来负面影响,造成工厂停工、物流中断、产物供应不足等问题,疫情还显著加大了各国对药品、小我私家防护装备等物资的需求。在此配景下,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和美国国集会员连续渲染所谓全球供应链过分依赖中国的问题,鼓舞美国等西方国家企业远离以中国为中心的供应链,推动在华外资企业从中国撤出。2020年1月底,在中国海内疫情形势严峻的情况下,美国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果然称,疫情有助于加速制造业回流北美地域,并进而对美国经济发生努力影响。

今后,美国总统国家宁静事务助理罗伯特· 奥布莱恩(Robert O'Bien)表现,疫情影响全球供应链稳定,这对美国国家宁静组成严重威胁,美国企业将淘汰对中国的依赖并寻求替代者。纳瓦罗称,。


本文关键词:米乐,「,深度,」,赵明,昊,新冠,肺炎,疫情,与,官方app

本文来源:米乐-www.rapfa42.com

返回列表
您的位置: 主页 > 案例 > VISLOGO >